创建

和谐、公正的、健康的

世界社区

哺育桑日

2014-06-03

 飞机一入西藏境内就隐约看到那标志性的地貌,如这片神秘广袤的高原一般,大气磅礴势不可挡。从贡嘎机场一路驱车,沿着雅鲁藏布江向东至中游的河谷地带,冈底斯山南麓,便是一座小城名桑日,与拉萨和林芝不同,这并不是一个旅游胜地,鲜至的游客让这里少了喧嚣多了淡泊。从桑日县城出发,驶过一段七转八弯的山路视野豁然开朗,铺陈在我们面前的是一望无际的开阔,车子颠簸的节奏和不时溅起泥塘里的水花一点也不恼人,三两村落散落在远处和近处。


我们到达桑日县支巴夏村已是下午,出来迎接我们的是社区协调员坚赞。午后的支巴夏村宁静安详,淙淙流水响声悦耳,村民居住得并不算紧凑,空旷里偶尔传来几声狗叫。坚赞拎来一壶刚煮好的牛奶招呼我们,附近的另一位老人家听说小母牛的同事来了,也特意送来自家刚打好的酥油茶,但因为汉藏语言不通,我们只有互相微笑示意,我们是感激,他们亦如此。


小母牛项目2011年10月在桑日县支巴夏村启动,帮助这里的31户农民养牛。藏民的生活从制作酥油到日常所食的奶酪糌粑,处处离不开奶制品,所以养殖业不仅是他们收入的主要来源,更是日常生活的保障。听坚赞说,小母牛来的时候正是他们遇到困难的时候。政府号召大家“退牧还草”,各家要减少牲畜的数量。对于本已不足需求的产奶量,无疑是雪上加霜。那么小母牛为什么还要送牛给他们?而且就我所见,很多家庭都已有几头牛甚至十几头,那么小母牛送的两头牛又能起到多少作用?带着这两个疑问,坚赞带我们走村窜户,让我自己寻找答案。


“小母牛送给我们的是犏牛。”农户次仁巴柱简直觉得我的问题不应该成为问题,所以他只用一句话就回答了。但是他看我继续一脸疑惑,继续说到,“我们是农区,和牧区不一样。村里以前养的牛虽然数量不少,但都是普通的耕牛和黄牛,产奶量有限,就算家里有几头牛,牛奶也根本不够吃。但小母牛项目送我们的是犏母牛。”原来,普通黄牛的产奶量远不及犏母牛(黄牛与牦牛的杂交品种),所以从前农户一直处于“不够吃”的状态,拿酥油来说,由于牛奶不足,以前制作的酥油根本不够全家人食用,农户不得不到外面去购买。大家都知道牧区产的酥油好,但是牧民通常不愿意卖,所以村民无奈只好去市场买一种叫“金郦”的植物酥油,不仅增加了经济负担,味道也远不及自家制作。因此村民经济拮据,生活也十分艰难。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三四年,直到小母牛来到支巴夏村,经过小母牛项目的评估和与农户交谈,我们意识到,针对这个社区有效的扶持首先是进行品种改良,教村民养犏牛,农户的生活随之发生了变化。据巴柱说,以前他们2-3天挤的奶才够打一块酥油,而现在每天挤的牛奶都可以做一块2斤的酥油。现在每个农户家生产的奶制品不仅仅够全家一年四季食用,甚至还有多余的可以卖出获得收入,连原先购买植物酥油的钱也省下了。


此时我意识到,小母牛项目不仅仅是帮助农户增加收入,因为有的时候,收入增加并不能解决某些困难。我们所做的不能是“小母牛以为正确的事”,而应该是“对农户来说正确的事”。对于支巴夏村以奶制品为主要饮食的藏族农户来说,产奶量的提高意义重大!比如坚赞家,每年吃不完的奶渣可以拿去换粮食,酥油做多了还可以接济亲戚。而巴柱家现在有3头可以挤奶的牛,今年还生了4个小牛犊,他们每天都有充足的牛奶,孩子的营养也比以前好多了。


回程的路上,风景一如既往的动人心弦,远处的山上还有雪,雅鲁藏布江边的藏民在麦田忙着收割。金灿灿的麦子映着蓝天,蓝天映着他们发自内心的笑脸。我想起路遥在《平凡的世界》中写道:伟大的生命,不论以何种形式,将会在宇宙间永存。我们这个小小星球上的人类,也将继续繁衍和发展,直至遥远的未来。




分享到:

我们要帮助他们

  • ¥10
    捐赠10元,可以让一个贫困儿童喝上牛奶。
  • ¥20
    捐赠20元,可以给一户农户提供草种或树苗
  • ¥50
    捐赠50元,可以支持一个妇女进行体检
  • ¥80
    捐赠80元,可以让农户参加一次养殖技术培训
  • ¥120
    捐赠120元,可以给贫困农户购买一只兔子
  • 更多
    捐赠10元,可以让一个贫困儿童喝上牛奶。